叶兴平的博客
湖北武汉人
http://yexingpi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叶兴平:国际能源投资有哪些政治风险?

2015-02-04 23:07:3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政分析 | 浏览 11012 次 | 评论 0 条

国际能源投资有哪些政治风险?

20145月中旬,越南爆发针对中国等国的打砸枪杀暴力事件,导致中国公民严重伤亡,并造成中国投资者和企业巨大财产损失。据中方企业代表向媒体透露,仅中冶集团下属各公司的直接和间接损失就超过1亿美元。尽管在6月之前越南及相关外资保险机构已经赔付中方企业22万美元,但是几乎可以肯定中国方面在这次事件中所遭受的全部人员和财产损失无法得到应有的补偿。

从经济角度看,中国在越南的投资只是一般性投资,而且其规模也不大。而中国在前苏丹、利比亚和伊拉克的投资因这些国家的内部动乱或战争而承受的财产损失要大的多。据商务部和国际媒体信息,中企在利比亚投资所涉合同金额接近200亿美元,在伊拉克的投资也以百亿美元计算(华尔街日报,201423日报道)。人们只是看到利比亚和伊拉克战乱发生后中国大规模撤侨并为这种快速反应感到骄傲,而忽略了中企蒙受的巨大财产等经济损失。

整体上讲,中国企业在海外的直接投资还处于初期阶段,其中多数企业对现实的或潜在的投资风险估计不足。而相比较之下,在能源领域,海外投资面临的风险则更大。海外能源投资的风险主要来自三个大的方面:政治的、经济的和项目技术的。

鉴于能源投资多属于较大项目,需要较多资金,以及对投资所在地资源环境和开发资源的相关技术依赖程度较高,任何经济和技术条件的变化,比如国际能源市场价格变动、汇率波动以及工程技术的可靠性和效用超出预期等,都会直接或间接造成投资项目成败或收益的不确定。而这样的经济和项目技术方面的风险并不是其他类海外直接投资所可以比拟的。

不过,海外能源投资面临的最主要风险还是政治的风险。广义的政治风险包括东道国的政治制度性质、投资法律政策的稳定性和地缘政治环境是否恶劣等诸多方面(参见下表)。

从时间上看,这类风险可发生在投资项目确立之前和确立之后。

在投资项目确立之前,东道国的某一项保护主义政策或者伸缩性较强的法律制度就可以扼杀一个计划中的投资项目。比如,2005年中海油出价185亿美元收购美国老牌企业优尼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以国家安全理由阻止了这项投资计划,中海油在前期所付出的努力和资金投入全部打了水漂。近期,中国在墨西哥高铁项目竞标结果的推翻以及再次竞标的无限期拖延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而在投资项目确立之后,东道国的新的经济发展政策,比如国有化或相当于国有化的政策和法律制度,也可能给外国的能源投资企业带来重大损失。在政治风险中,东道国内乱或战争对外国投资企业造成最大伤害。除了几个大国以外,作为能源投资东道国的国家往往在地缘政治上多处在极不稳定的安全环境之中,这样的国家有苏丹、利比亚、伊拉克和伊朗等。中国已经在这些地区饱尝了东道国内乱和战争对能源投资项目伤害的现实的政治风险苦头。如果说经济的和项目技术的风险可能带来的主要是能源投资效益的减损的话,那么政治风险中的国有化、内乱和战争则可能让这样的投资血本无归。

为避免或减轻政治风险对海外能源投资的伤害,一些资本输出国尝试着建立商业性质的海外投资保险制度,比如1971年美国创建了著名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而更多的国家则通过缔结双边投资条约(BIT)以及参与多边国际机制以求得其海外投资得到法律保护。然而,近半个世纪以来的相关实践显示,所有这一切努力的效果并不十分明显,特别是在能源投资领域。资本输出国的海外投资保险制度充其量只是一种被动消极的应对政治风险的方式。而大多数BIT和“多边投资担保机构”这样一类的多边国际机制又太过宽泛,缺乏针对性。于是,在能源领域,一项包含海外投资保护和损害救济的新的国际机制应运而生。这就是《能源宪章条约》以及由其所创建的投资保护机制。


能源投资面临的各种风险一览

种类

具体情况

政治的

——国家

² 政治体制与法律制度的性质和活力;

² 影响财产与人员安全的冲突和社会动荡;

² 征收或国有化的可能性;

² 跨界问题,特别是涉及第三国运输的产品的终极营销;

——政策与法规

² 能源政策框架或支持计划的信誉和持久性;

² 重要的气候或环境政策,例如碳排放价格或新排放标准;

² 投资法律或计税依据的一致性和稳定;

² 商业环境的(例如许可、特许和当地成分等)复杂性和商业交易的透明度;

² 对货币兑换或资金转移的限制。

经济的

——市场

² 低于生成成本的实际用户价格(补贴);

² 影响收入的绝对或相对价格的变动;

² 对交易中的能源资源或技术的需求的减弱;

² 来自可替代的供应方或技术的竞争;

——宏观经济

² 不稳定或通胀的经济环境;

² 汇率突发性波动,特别是在用不同货币计算成本、支付和税收的情况下;

——金融

² 利率上升,对基于浮动汇率的债务或必要的再融资的影响。

项目相关的

——建设和成本

² 项目完成拖延,低劣建设质量以及成本(物价)膨胀或超出;

——合作伙伴

² 客户或供应方的可靠性或业绩;

² 承购商履行其义务的能力;

² 建筑能效投资中承租者与产权人之间在动机和时限等方面失谐;

——人力资源

² 必要经验和适当劳动力的便捷性;

——环境与社会

² 可能的气候影响,比如水资源稀缺;

² 项目所在地的污染或其他环境恶化问题;

² 公众的敌对态度以及与当地社区的关系;

——经营

² 地质上的风险,例如可适用的资源或超过预期或低于预期(主要针对上游项目);

² 未来不确定的退出或放弃的成本;

——技术

² 既选技术的可靠性和效用低于预期;

——评估

² 投资效益方面结余的确定和量化。

注:根据国际能源署:《2014年世界能源投资瞭望》(英文版)编译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世纪运河开工 中企面临大考      下一篇 >> 叶兴平:重大国际事件背后的能源因…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叶兴平

深圳大学国际经济法律与政策研究所所长、教授,法学博士。美国耶鲁法学院访问学者,德国明斯特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研究兴趣包括国际公法(重点:争端解决)、国际经济法(重点:国际投资法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国际关系和国际战略。出版有多部专业著作。本博博文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原创作者和出处。 邮箱: yxpmark@163.com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