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兴平的博客
湖北武汉人
http://yexingpi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港口城项目是中斯关系的试金石?

2015-03-27 00:01:0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海外投资 | 浏览 11889 次 | 评论 0 条

港口城项目是中斯关系的试金石?

叶兴平/


   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

斯里兰卡,这个曾经以持久内战而在年长一些的中国人中留下些许记忆的南亚小国,最近因为中资企业在该国的一个名曰港口城的投资项目纠纷而再度引起关注。

35日,在稍前竞选中获胜而新组建的政府宣布暂停由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投资15亿美元的港口城项目。此消息一经报道,在国际上掀起不小波澜,有观点认为中斯关系正在面临骤变。中国国内也有很多媒体参与讨论。不少专业人士甚至建议中国方面诉诸法律手段维护中资企业的经济利益。

中斯关系果真如此脆弱吗?港口城项目会否成为中斯关系的转折点?如何较为全面的看待中斯关系的未来走向?在此,我们不妨谈谈这些问题。


   斯里兰卡地图

一、镶嵌在印度洋上的钻石——斯里兰卡

作为一个岛国,斯里兰卡被誉为印度洋上的钻石的确是名至实归。

论外表,它的大小、它的形态和它的内高外低的地势,就像一颗钻石。斯里兰卡的国土面积大约为66000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台湾省的两倍,其人口2200万,略少于台湾省的2340万。

在经济上,斯里兰卡盛产宝石,其宝石种类和品质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宝石的出口占据该国出口产品的很大比重。除此之外,斯里兰卡生产的优质石墨在世界上也十分闻名。其他出口产品主要还包括纺织服装、红茶、香料和橡胶制品。从目前的数据看,斯里兰卡在世界上只能算是中等发展水平国家,其经济总量排在全球60多位。不过,该国的经济发展前景不可限量。在结束了数十年的内战以后,它一个方面依仗其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吸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外国游客,使旅游业成为发展最快的产业之一,另一方面大兴土木,全面铺开包括港口、公路和国际空港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上一届政府甚至确立了雄心勃勃的五大枢纽发展战略,计划利用独特的地理位置将斯里兰卡建设成为航运、航空、商业、能源和知识的中心。

在地缘战略位置上,斯里兰卡如同钻石般重要。印度洋虽然是世界上排行第三的大洋,但是它却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海洋石油资源,它也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洋航线之一,并且将亚洲东部与非洲、中东和地中海其他地区各国连接起来。斯里兰卡处在印度洋的中心位置,该国的科伦坡港、汉班托塔港、加勒港和亭可马里港在国际海洋航运中扮演着不可替代的突出角色,其中一些港口也时常作为外国军用船只歇息之地。


   港口城图示

二、港口城项目问题无需诉诸国际法庭

港口城项目位于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是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投资的融金融、旅游、物流、商业和IT等为一体的高端城市综合项目,投资额约15亿美元。今年1月斯里兰卡总统大选后,新政府曾表示支持中资企业在该国直接投资。然而,3月上旬,斯里兰卡政府以审批程序不符以及环保问题为由暂停该项目的执行,要求等待最终评估报告出台。国内有专业人士撰文,中方可依法律渠道寻求中资企业经济损失赔偿。说的明白一些,就是将斯里兰卡政府告到国际仲裁法庭。那么,港口城项目的问题究竟是否适合通过国际仲裁的形式进行解决呢?

必须承认,国际仲裁是解决国家间经济争端的有效途径。但是,具体到港口城项目,时机和条件并不完全成熟。换句话说,在相当长时间内,中斯在“港口城”项目上存在的问题还不适合诉诸国际仲裁解决。

其原因有二。

第一,事态尚未演变成法律意义上的投资争端,还存在转机。港口城项目问题主要是因斯方政权更迭引起,无论是斯新政府所指称的审批程序不符还是环境问题都不完全与投资该项目的中资企业相关。正如326日斯国新任总统西里塞纳在北京会见习近平主席时所言,“斯方对中国政府支持汉班托塔港等斯大项目建设表示感谢,愿与中方一道落实好两国业已达成的各项协议。目前科伦坡港口城出现的情况是暂时的,短期的,问题不在中方。”这也就是说,中斯双方通过政治方法即外交谈判解决问题的窗口并没有关闭。而这样的方法在很多时候证明是更加有效的。尤其是在事态并没有陷入不可逆转僵局的前提下,情况更是如此。

第二,即使争端成为事实,根据1986年签署的中斯双边投资协定,这样的争端也得在提交国际仲裁之前6个月内进行协商。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中方可寻求国际仲裁解决。但是,即便如此,也还有法律上的障碍。中斯投资协定没有具体规定东道国政府的哪些措施构成必须予以补偿的征收,也没有采纳补偿必须是充分及时有效的这项发达国家惯常主张的原则。在可适用的法律缺乏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仲裁法庭难以适从。不仅如此,在国际仲裁法庭的实践中,有关违反投资企业与东道国政府之间的合同是否必然构成违反国际条约的问题,仍然存在争议。而国际仲裁法庭只受理违反国际条约的投资争端。

至于科伦坡港口城项目被叫停一事下一步如何发展,我们还是应当持乐观看法。

首先,该项目目前只是“暂停”以等待评估而非完全取消。

其次,新政府今年1月上台后也曾表示会允许与中资企业合作的港口城项目继续进行,其外长在2月底访华时表示鼓励中国投资者来斯投资。斯里兰卡国内和政府内部在该项目问题上并非自始至终坚持异议。据媒体报道,310日,上千名参与港口城项目建设的斯里兰卡工人举行集会,抗议政府叫停的决定,要求政府保障5000多工人的生计。况且,这个项目建成之后,港口城可容纳约27万人居住生活,并可创造至少8万多个就业机会,带来更多外国直接投资资金。

另外,或许是更重要的,斯国新任总统上任不久即访华,中斯双方领导人肯定将就这个问题举行深入会谈或谈判,相信这次会谈或谈判会取得积极结果。在地缘位置上,斯里兰卡夹在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大国之间。印度一直对该国具有较大影响力,印斯首脑近期已经实现互访;而中斯两国也长期保持较友好的关系,经济联系越来越密切。斯新政府在港口城项目上的姿态一是做给印度看的,二是做给中国看的。可以理解的是,新政府执政总要做一些与前任有所区别的事情,特别是在其新总统访华前夕“制造”某些摩擦,不排除也是为了争取中方在经济上更多支持。难以想象,其经济正面临振兴的斯里兰卡会为了某种所谓地缘战略因素或他国的压力而放弃与中国的经济合作。

不过,这次港口城问题的出现,对于倡导并致力于“一带一路”建设的中国,多少有一些积极的意义。

2014年,中国已经成为直接投资净流出国。随着“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进一步推进,中资企业海外投资势将跨越式发展。中企与东道国之间的投资争端相应会呈现暴增趋势。过去,作为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大国,中国习惯性注重维护东道国权益。从现在开始,中国的角色要转换一下了。一大批中资企业将以投资者身份到外国投资。中国面临着如何有效保护中资企业在海外免受政治、经济和法律风险带来的可能的损害问题。在这方面,中国政府可以做的事情是,积极推动和参与区域和多边国际投资条约或协定的制定,将中资企业与东道国的投资关系纳入到国际法的调整范围。同时,完善和更新现有双边投资协定,充实实体规则,逐步在争端解决程序规定中接受投资者诉国家机制。而中资企业则当适应现代跨国企业全球化经营新趋势,配备足够必要的国际法律人才以提供及时有效专业支持,而不是临时抱佛脚。


   习近平主席会见西里塞纳总统

三、决定中斯关系积极走向的基本面尚未动摇

尽管港口城项目是斯里兰卡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外国直接投资项目,但是它毕竟只是中斯两国政治关系和经济合作关系中的一个具体层面。无论该项目问题最终如何了结,它都动摇不了两国关系发展的基本面。不仅仅中国需要与南亚的这个国家发展正常甚至更加密切的关系,而且斯里兰卡在其经济社会发展的新阶段也离不开中国这个东亚大国的支持。

就中国方面而言,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国家重大发展战略,与具有重要地缘战略位置的斯里兰卡发展紧密的经贸关系无疑构成其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事实上,最近几年中国与斯里兰卡在贸易和投资等领域已经有了非常密切的合作。中国迅速超过美国和印度等国成为斯里兰卡最大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国。也是仅次于印度的斯里兰卡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进口产品来源国。在中方提出海上丝路倡议后,斯里兰卡迅速做出积极回应,是201410月正式签署《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的21个国家之一。从历史上看,斯里兰卡一直都是中国与西印度洋地区文化交流和商贸沟通的海上必经之路。今天,斯里兰卡的这种地位依然没有改变。有人形容该国是东亚国家在海上通往中东、非洲,乃至部分欧洲国家的门户或者中转站。这种说法实在是恰如其分。中国若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海洋大国,需要得到斯里兰卡的支持。

就斯里兰卡方面来说,它也需要得到来自中国的多方面的帮助。2009年斯里兰卡内战结束,国家经济亟待复苏。而比较落后的基础设施成为该国经济发展的软肋。甚至连马可.波罗都曾经称誉的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岛屿”也失去了作为旅游观光目的地的昔日光辉。随着大批中国游客的到来,斯里兰卡旅游业得到恢复。中国成为该国最大旅游观光客来源国之一。中国具有优势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更是在改善其投资环境中越来越显得重要。除了港口城项目外,诸多中资企业还在该国的高速公路、国际机场、集装箱码头、燃料储库、炼油厂和其他基础设施项目中积极参与,为斯里兰卡经济水平的提高和人民生活条件的改善做出了贡献。中国出口的产品和制造业上优势,正好与斯里兰卡自身的经济状况形成有机互补。在政治上,斯里兰卡十分看重中国的支持。中国在联合国和其他很多场合表达理解和赞成斯里兰卡走自己选择的发展道路。

中斯两国之间虽然在很多方面没有可比性,但是彼此具有很多共同的利益。都在致力于发展和振兴本国经济,都在致力于创建海洋强国或海洋航运中心地位,也都在致力于走自己特色的国家发展道路。在这个大局下,中斯关系的更加积极的发展趋势断不会因双方一时在具体事务上的磕磕碰碰而阻碍。


如果读者朋友对中国海外投资方面的资讯和案例分析感兴趣,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本作者微信公众号【海外投资】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地球上生活成本最高的七个城市      下一篇 >> 中国实现亚太梦的几个着力点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叶兴平

深圳大学国际经济法律与政策研究所所长、教授,法学博士。美国耶鲁法学院访问学者,德国明斯特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研究兴趣包括国际公法(重点:争端解决)、国际经济法(重点:国际投资法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国际关系和国际战略。出版有多部专业著作。本博博文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原创作者和出处。 邮箱: yxpmark@163.com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